长沙中联重科
环境产业有限公司

116亿元割爱环境板块八成股权 中联重科获超百倍投资收益 | 新浪财经

2017.05.23 421 字号 A - A A +

将2016年贡献56亿元营收,7.55亿元净利润的环境板块80%股权出售,中联重科(3.22, -0.05, -1.53%)(01157)的这一选择,给人颇多遐想。

5月21日晚间,其公告称,拟将环卫业务资产注入全资子公司长沙中联重科环境产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环境公司”),并将80%股权标价116亿元出售给盈峰控股、广州粤民投、弘创投资和绿联君和等四方,其中盈峰控股将获得其51%股权。



相比2016年底30.9亿元的模拟净资产,上述资产出售的增值率高达369.3%。如果以2003年1.27亿元购入环卫机械资产的价格推算,中联重科更是获得超百倍于初始投资的收益,这笔买卖似乎相当划算。

不过,上述消息一出,A股和港股市场反应各异。5月22日,中联重科A股高开低走,以4.52元开盘,不过收盘价仅为4.3元,涨幅0.7%。而中联重科(01157.HK)则跳空高开,涨幅3.8%,报3.55港元。

“急流勇退。”西南某大学机械工程学院一位教授这样总结中联重科的做法。虽然拟出售资产是处于风口上的环保行业,但在他看来,中联重科的做法有其考虑,“环保机械这块技术门槛相对较低,后续竞争者较多,竞争压力比较大。”

环境资产转业始末

中联重科的环境板块始于2003年的一次收购。

回溯公告,2003年8月14日,中联重科以1.27亿元的银行贷款收购了长沙中标实业有限公司全部经营性资产及相关负债,当年,获得环卫机械的净利润仅为1576.76万元。

而上述交易的14年之后,中联重科已经成为国内最大的环卫装备制造商,其核心产品路面三车(洗扫车、扫路车、垃圾车)在国内市场占有率超过60%。

2016年年报显示,在中联重科的工程机械、农业机械、环境产业、金融服务等四大业务板块中,工程机械板块营收105.56亿元,同比下降14.63%。而34.5亿元的农业机械营收和56亿元的环境产业营收,在200.23 亿元的总营收中占比接近45%。环境产业更是贡献了7.55亿元的净利润。

对于上述交易的更多细节,5月22日下午,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次拨打中联重科证券事务部电话,均无人接听。

根据初步估算,若上述交易完成,将给中联重科带来91.31亿元的税前利润,同时,受让方盈峰控股也将获得中联重科在2015年收购的意大利环境治理公司纳都勒的控制权。

而这对于2016年亏损9.3亿元、扣非后亏损高达16.8亿元的中联重科来说,无疑将是雪中送炭的一举。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早在2013年,中联重科还曾在湖南省联合产权交易所挂牌出售旗下环卫业务中的机械资产(长沙中联重科环卫机械有限公司80%股权),当时由于无“意向受让方”,上述交易以惨淡收场。

套现保值?

那么,时隔多年后,中联重科为何再次选择出售环境板块的资产呢?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在中联重科的环境产业资产中,分为环卫机械设备和环境项目运营两大部分业务。

“环境运营需要有丰富的运营经验,雄厚的资金实力,强有力的落地资源和异地扩张经验,公司在环保运营领域起步较晚,仅依靠自身积累,短期内难以为其发展提供充足支持。”在交易方案中,中联重科这样解释。

“急流勇退。”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西南某大学机械工程学院教授用这样四个字评价中联重科的做法。

在他看来,虽然环保机械是目前的风口行业,但是“因为技术门槛相对较低,后续行业竞争者会比较多,竞争压力比较大。”

浙江大学机械工程学院的一位专家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这两年随着绿色农业的发展,“环保机械虽然越来越受到重视,但是相比工程机械而言,技术门槛还是较低”。

中联重科强调,随着环保业务80%股权出售,有利于聚焦工程机械和农业机械的核心业务,其认为“一带一路”政策,农业供给侧改革和推进农村土地流转等因素叠加,将带来工程机械和农业机械规模的提升。

5月22日下午,一位山东的机械设备供货商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机械工程行业这几年经历断崖式下降,不过去年下半年开始回升。“近四五年,工程机械行业的订单腰斩了一半,不过去年以来,明显感觉订单开始增加”。

中泰证券机械行业首席分析师王华君则认为,随着2016年下半年工程机械复苏周期到来,“作为国内混凝土机械、汽车起重机等综合工程机械龙头,中联重科2017年一季度收入同比大幅增长74%,净利润8257万元,2017年有望扭亏为盈。”

同时,其指出,“目前其重点布局白俄罗斯、东南亚等 ‘一带一路’沿线市场,将带动海外市场业务。”

不过,对于中联重科重点布局的工程机械领域,上述西南某大学教授态度审慎, “虽然2016年下半年以来市场短期回升,但是我认为总体市场规模在萎缩,目前来看,国内基建行业还是缺乏根本的内生增长动力。”而对于其海外业务,其则认为“要落实到具体国家的具体工程,能不能达到预期效果,很难判断。”